三花猫

爱漫威,爱cp,爱生活🐾🐿

【班比班】Seven demons七个恶魔

ooc预警 角色死亡预警
第一章 死亡
在服完剩下的兵役以后比利回到了德州,那个有着操蛋的老爹和爱他的妈妈姐姐的家里。他很高兴B班的士兵们“都”回到了伟大的美利坚,至少理论上来说是的。比利看了一眼手上的两块狗牌,一块是自己的,而另一块是戴姆的,冰冷的金属抚摸起来就像是诺姆的话一样,讽刺又真实!他把戴姆的狗牌放到鼻下,深吸了一下,淡淡的汗味夹杂着沐浴露的味道充实着比利的鼻腔,老实说,他喜欢这个味道,就像①《醉乡民谣》里艾尔·科迪的歌声可以舒缓他的神经。
“不要发呆,士兵!”比利喉咙一紧,突然像小猎犬一样警觉起来,慌忙地看向四周,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有被风吹来干枯的树叶,在空中像啦啦队员的球花一样,打着旋儿。
哦,该死的!比利心想。醒醒吧!比利!你的班长大卫戴姆他妈的已经死了,他和施鲁姆一样盖着星条旗🇺🇸已经光荣的长眠地下了!
比利的脑子嗡嗡作响,仿佛戴姆的灵魂找到了比利脑袋上的入口,就这么用力的剥开,用尽全力钻进去,然后用上几把②STRIDER D9把自己狠狠地插在比利脑子上。比利感觉自己被捕兽夹夹住了,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
中场秀
金钱现实
讽刺 资产 债券
B班滚蛋 服役
伊拉克 爆炸 流血 尖叫 痛苦!!
死—亡
哦上帝啊!
来点布洛芬吧
比利觉得他的偏头疼又犯了,头两边的太阳穴胀鼓鼓的,一下一下地敲打着他的神经,强迫他回想起过去,回想起那天,比起中场秀还要糟糕的那天,准确地说是戴姆死的那天。说起来比利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自己直到现在还不肯承认戴姆已经彻底的死了,也许上一秒大脑的某根神经已经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而下一秒戴姆又像蜘蛛一样吐出黏稠地像胶水一样的蛛丝,细细地织好比利有关他的回忆网,牢牢地粘在比利的每一根神经上,然后露出聪明人调皮的笑容,亮出他的大白牙,坐在比利的脑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和比利记忆中一样的眼神,有时经常盯得比利发毛。
戴姆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像某种宝石,又像一个漩涡,比利觉得自己会像迷失在宇宙里飞船,慢慢地陷阱去!紧接着又陷到回忆里,就像海滩上的焦石,受尽潮湿和腐蚀。
如果当时自己再快点,也许戴姆那个混蛋就不会被打中;如果当时自己开了枪,也许戴姆,也不会死.......然而没有如果!
比利记得那充斥着腥臭的空气,记得鲜血溅在脸上的温度,记得灰绿色的眼睛里渐渐黯淡下去的光......
“Billy……”(比利)
“Yes,sergeant!”(是的,班长)
“Calm down... take them... go…back……”(冷静…带他们…回去…)
“I will! I will! sergeant!”(我会的!我会的!班长!)
“Billy... don't…cry... you do... very…well…”(比利…别…哭…你做的…很…好…)
“No…no…please!”(不…不…求你了别死)

①加内特赫德兰演的电影。他在里面饰演艾尔科迪。
②STRIDER D9(G10手柄)一种军用匕首。

tbc

我有一个脑洞

嗯时间点定在中场秀结束之后,B班回到战场服完剩下的兵役,班长在服兵役期间不幸牺牲,之后比利带着悲痛回到家乡。但是比利却遇见了七个恶魔班长分别是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嗯就是想七宗罪一样了。(当然我不希望班长就这么死了,所以有个设定就是比利要杀死七个性格迥异的班长,没错集齐七个,比利就可以召唤出正真的天使班长)估计写的话人物ooc会很大!

嗯我很喜欢qq的这个个性标签不错,很符合我现在满脑子的班比!

随便画了一个不知道是狮子还是豹子什么的!

【水仙】唐龙x刘金喜

1.梦
刘金喜最近睡的很不踏实,他做了一梦。他梦见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只不过那人眉眼间透露着点点邪气,眼中满是狠戾,让人不寒而栗。刘金喜知道他是唐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似乎从那时候起每当刘金喜睡着的时候,唐龙总是准时准点的出现在他梦里,同时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儿,充斥着他的大脑。
梦里的唐龙缺了一胳膊,浑身上下包括脸上都是斑驳的血迹,他的另外一只手上握着一把带血的刀,泛着微微的寒光。紧接着他会一刀一刀的砍向自己,脸上竟流露出尽乎疯狂的笑容,就好像那砍的不是自己,溢满鲜血的嘴巴不断地重复着刘金喜的名字。
那种骨头被砍断发出嘎嘎的声响像咒语一样始终回荡在刘金喜的耳边,那么可怕,却又那么真实……
2.看不见的人
天蒙蒙亮,刘金喜早早的起了床,和同乡们挑上担子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哼着最为熟悉不过的乡间小调。他抬眼望了望天边泛起的鱼肚白,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慢慢的渗透到了肺里,刘金喜舒服的眯着眼睛,嘴角微扬。
“金喜......”
一声弱不可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刘金喜猛地回头,“谁?”他大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他。
周围静的可怕,刘金喜只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声。
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害怕!
刚刚悦耳的鸟鸣,在此刻仿佛都停止了。
随金喜一同的同乡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个影都没了。
刘金喜握着担子的力道又增了一分,他的喉结滚动了两下。
“金喜!”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在他身后,他这次听得更清楚了,以至于刘金喜似乎感觉到了那声音的主人温热的气息喷薄着,缓慢的包裹着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为什么...”
很显然那个声音还在,令他如此熟悉,又感到害怕!他在刘金喜周围不断的徘徊,像一个恶魔一样,用沙哑湿润的声音重复着刘金喜听不懂的话。
他,不敢回头。刘金喜紧紧地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身体绷的僵直。身上的衣服渐渐地被咸湿的汗水浸透,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这个声音的消失。
“你不想回到从前吗?”
“从前...”刘金喜颤抖着开口。
“血的味道让我兴奋,你说对吗?我的金喜!”沙哑的声音尽乎疯狂地说着。
“不!不要,我...我不要回去!”刘金喜痛苦地摇着头,回忆渐渐涌上来,他忘不掉泛着寒光的长刀,飞溅的人头,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这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那浓烈的血腥味儿让他作呕。
“金喜,别害怕,看看我,我是唐龙!”
那声音仿佛充满了魔力,温柔的蛊惑着刘金喜睁开眼睛,然而刘金喜不想再看到那张满血污地脸了,也不想再回去了!过去那些回忆不知是由多少人的命拼凑而成的!
“可真够倔的!”那声音带上了一丝玩味。
忽然,刘金喜感觉耳边的温热,转移的脖颈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湿滑的触感开始刺激着他的皮肤。




既然我画画不好,文也很烂,那我就写字好了。希望能坚持一个星期写一次子弹

你嫂简直太可爱太帅了,但是我画画也不好,文写得也不行,那只好写字了,子弹最帅了。有些字体仿照了一些,然后又自己加了一点。

子弹的水仙嘿嘿嘿~^_^

【枪棍组】衍生 姜小军X梁博滔

姜小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好像梦见自己一会儿是一个手中拿着不知名的重型机枪头发长长的男人,一会儿又是穿着白西装叼着雪茄的男人,但是始终有一个人站在他前面,那人的面容看不真切,却总是给人温暖的感觉。他想伸手去触碰他,却发现那人却如烟雾般散去,只留得一片黑暗与悲伤!姜小军仿佛坠入了冰冷的湖底,像失去了什么一般,无尽的梦魔将他吞噬的一干二净,难以忘怀的痛苦折磨着他。
梁博滔发现姜小军时,他仰面躺在河边,面色苍白,手脚冰凉,昏迷不醒,头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喂!你醒醒啊!你没事吧?”梁博滔用手急促地拍打着姜小军的脸颊,希望他能醒过来,见姜小军没有一点反应,梁博滔跑到河边捧了水洒到姜小军脸上,被凉水刺激了一下的姜小军皱着眉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呢喃,梁博滔赶忙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奇...鲁...快...回来...危险...”梁博滔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听得他说了半天胡话什么奇什么鲁的,心想着这家伙是不是想念自己心上人了,昏迷了还念叨着她的名字。梁博滔鼓起腮帮子看着昏迷的姜小军,穿着奇怪的衣服,留着一头干净的短发,背着一个绿色的挎包,挎包上还印着一些自己看不懂的字,有一瞬间梁博滔觉得自己认识这个人,有种莫明的熟悉感,虽然他的打扮很奇怪,如果只看他的头发梁博滔会以为姜小军刚还俗不久。
尽管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梁博滔感到无比的好奇和怀疑,但还是把他给背回了家,俗语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在梁博滔的悉心照顾下昏迷的姜小军终于醒了。
“这...这是哪啊?我不被人打晕了么?”姜小军捂着裹满白纱布的头,看着周围陌生的场景。他小幅度的晃晃有些疼痛的头,便开始观察起这间屋子,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檀木香,阳光穿过镂空的雕花窗射在一张木桌上,而姜小军身后便是一张柔软舒适的床。
姜小军看了半天也摸不着头脑,感情我这是到片场了?我这中央戏剧学院还没毕业就要拍电影啦?这古装剧里的房子头一次住啊,这么古色古香的,看来人挺热情啊,直接请到剧组了!真是个好机会。
姜小军自顾自地想了半天,得意的脸上都快开花了。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赶快跟人道谢,难得那么好的机会。
这时,梁博滔端着盆热水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看见姜小军在那里傻笑,赶忙跑过去。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呢!”梁博滔开心的露齿一排齐齐的大白牙。
姜小军吓了一跳,敢紧把自己从脑洞里拉了回来,尴尬的咳嗽一声。抬头看了一眼,见来人身着红衣劲装,头戴一顶印花布帽,身后还有一根辫子跟着主人动作灵活的摆动,模样倒是眉清目秀的。只是这眉眼间让姜小军感觉很像很像自己做的那个怪梦里的人,虽然梦里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不过嘛,这个人一定是片场的!
就这么想着,姜小军一把抓住梁博滔的手激动地说:“大兄弟,你一定是这个片场的人吧!我跟你说你们导演真是好眼光啊看中我这么一个人才,导演呢?我得赶紧感谢一下他!”
梁博滔被姜小军这些话搞得云里雾里的,低头看看两人紧紧拉着的手,一时竟有些脸红,连忙把手抽了出来,向姜小军抱拳道:“在下梁博滔,还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姜小军看他一脸正经的样子,笑出声来,心说这还演上瘾了。“我叫姜小军!”姜小军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梁博滔又拱手道:“姜兄。”
姜小军一看,心里想到这片场的人可真是认真啊,这么敬业啊!
“哎!别兄不兄的了,要我说你们这演的什么戏啊,这都休息还演啊?你也别和我客气咱俩以后就是兄弟了,叫我姜小军就行了!”说着手又不老实的往梁博滔身上凑,想来个勾肩搭背的兄弟情,梁博滔想躲开,哪知脚底一滑身体向前倾,姜小军下意识的一把揪住梁博滔的腰带把人往怀里带,结果俩人双双滚到了床了。
梁博滔却做了个垫背被姜小军死死的压住,梁博滔感觉姜小军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紧张的不停的眨眼,俩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天,直达梁博滔快被压的喘不过气了,姜小军才慢慢地起身,梁博滔嗖的一下就跑了。
“哈哈哈哈,这大兄弟真有趣!”留下了笑的半死的姜小军。






子丹吃豆腐花的样子就像一只小仓鼠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