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cky

随便画了一个不知道是狮子还是豹子什么的!

【水仙】唐龙x刘金喜

1.梦
刘金喜最近睡的很不踏实,他做了一梦。他梦见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只不过那人眉眼间透露着点点邪气,眼中满是狠戾,让人不寒而栗。刘金喜知道他是唐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似乎从那时候起每当刘金喜睡着的时候,唐龙总是准时准点的出现在他梦里,同时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儿,充斥着他的大脑。
梦里的唐龙缺了一胳膊,浑身上下包括脸上都是斑驳的血迹,他的另外一只手上握着一把带血的刀,泛着微微的寒光。紧接着他会一刀一刀的砍向自己,脸上竟流露出尽乎疯狂的笑容,就好像那砍的不是自己,溢满鲜血的嘴巴不断地重复着刘金喜的名字。
那种骨头被砍断发出嘎嘎的声响像咒语一样始终回荡在刘金喜的耳边,那么可怕,却又那么真实……
2.看不见的人
天蒙蒙亮,刘金喜早早的起了床,和同乡们挑上担子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哼着最为熟悉不过的乡间小调。他抬眼望了望天边泛起的鱼肚白,深吸了一口气,空气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慢慢的渗透到了肺里,刘金喜舒服的眯着眼睛,嘴角微扬。
“金喜......”
一声弱不可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刘金喜猛地回头,“谁?”他大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他。
周围静的可怕,刘金喜只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声。
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害怕!
刚刚悦耳的鸟鸣,在此刻仿佛都停止了。
随金喜一同的同乡们,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连个影都没了。
刘金喜握着担子的力道又增了一分,他的喉结滚动了两下。
“金喜!”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在他身后,他这次听得更清楚了,以至于刘金喜似乎感觉到了那声音的主人温热的气息喷薄着,缓慢的包裹着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为什么...”
很显然那个声音还在,令他如此熟悉,又感到害怕!他在刘金喜周围不断的徘徊,像一个恶魔一样,用沙哑湿润的声音重复着刘金喜听不懂的话。
他,不敢回头。刘金喜紧紧地闭着眼睛,紧抿着嘴唇,身体绷的僵直。身上的衣服渐渐地被咸湿的汗水浸透,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这个声音的消失。
“你不想回到从前吗?”
“从前...”刘金喜颤抖着开口。
“血的味道让我兴奋,你说对吗?我的金喜!”沙哑的声音尽乎疯狂地说着。
“不!不要,我...我不要回去!”刘金喜痛苦地摇着头,回忆渐渐涌上来,他忘不掉泛着寒光的长刀,飞溅的人头,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那一张张狰狞的面孔……这一切都是他亲手造成的,那浓烈的血腥味儿让他作呕。
“金喜,别害怕,看看我,我是唐龙!”
那声音仿佛充满了魔力,温柔的蛊惑着刘金喜睁开眼睛,然而刘金喜不想再看到那张满血污地脸了,也不想再回去了!过去那些回忆不知是由多少人的命拼凑而成的!
“可真够倔的!”那声音带上了一丝玩味。
忽然,刘金喜感觉耳边的温热,转移的脖颈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湿滑的触感开始刺激着他的皮肤。




既然我画画不好,文也很烂,那我就写字好了。希望能坚持一个星期写一次子弹

你嫂简直太可爱太帅了,但是我画画也不好,文写得也不行,那只好写字了,子弹最帅了。有些字体仿照了一些,然后又自己加了一点。

子弹的水仙嘿嘿嘿~^_^

【枪棍组】衍生 姜小军X梁博滔

姜小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好像梦见自己一会儿是一个手中拿着不知名的重型机枪头发长长的男人,一会儿又是穿着白西装叼着雪茄的男人,但是始终有一个人站在他前面,那人的面容看不真切,却总是给人温暖的感觉。他想伸手去触碰他,却发现那人却如烟雾般散去,只留得一片黑暗与悲伤!姜小军仿佛坠入了冰冷的湖底,像失去了什么一般,无尽的梦魔将他吞噬的一干二净,难以忘怀的痛苦折磨着他。
梁博滔发现姜小军时,他仰面躺在河边,面色苍白,手脚冰凉,昏迷不醒,头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喂!你醒醒啊!你没事吧?”梁博滔用手急促地拍打着姜小军的脸颊,希望他能醒过来,见姜小军没有一点反应,梁博滔跑到河边捧了水洒到姜小军脸上,被凉水刺激了一下的姜小军皱着眉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呢喃,梁博滔赶忙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奇...鲁...快...回来...危险...”梁博滔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听得他说了半天胡话什么奇什么鲁的,心想着这家伙是不是想念自己心上人了,昏迷了还念叨着她的名字。梁博滔鼓起腮帮子看着昏迷的姜小军,穿着奇怪的衣服,留着一头干净的短发,背着一个绿色的挎包,挎包上还印着一些自己看不懂的字,有一瞬间梁博滔觉得自己认识这个人,有种莫明的熟悉感,虽然他的打扮很奇怪,如果只看他的头发梁博滔会以为姜小军刚还俗不久。
尽管对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梁博滔感到无比的好奇和怀疑,但还是把他给背回了家,俗语说的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在梁博滔的悉心照顾下昏迷的姜小军终于醒了。
“这...这是哪啊?我不被人打晕了么?”姜小军捂着裹满白纱布的头,看着周围陌生的场景。他小幅度的晃晃有些疼痛的头,便开始观察起这间屋子,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檀木香,阳光穿过镂空的雕花窗射在一张木桌上,而姜小军身后便是一张柔软舒适的床。
姜小军看了半天也摸不着头脑,感情我这是到片场了?我这中央戏剧学院还没毕业就要拍电影啦?这古装剧里的房子头一次住啊,这么古色古香的,看来人挺热情啊,直接请到剧组了!真是个好机会。
姜小军自顾自地想了半天,得意的脸上都快开花了。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赶快跟人道谢,难得那么好的机会。
这时,梁博滔端着盆热水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看见姜小军在那里傻笑,赶忙跑过去。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呢!”梁博滔开心的露齿一排齐齐的大白牙。
姜小军吓了一跳,敢紧把自己从脑洞里拉了回来,尴尬的咳嗽一声。抬头看了一眼,见来人身着红衣劲装,头戴一顶印花布帽,身后还有一根辫子跟着主人动作灵活的摆动,模样倒是眉清目秀的。只是这眉眼间让姜小军感觉很像很像自己做的那个怪梦里的人,虽然梦里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不过嘛,这个人一定是片场的!
就这么想着,姜小军一把抓住梁博滔的手激动地说:“大兄弟,你一定是这个片场的人吧!我跟你说你们导演真是好眼光啊看中我这么一个人才,导演呢?我得赶紧感谢一下他!”
梁博滔被姜小军这些话搞得云里雾里的,低头看看两人紧紧拉着的手,一时竟有些脸红,连忙把手抽了出来,向姜小军抱拳道:“在下梁博滔,还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姜小军看他一脸正经的样子,笑出声来,心说这还演上瘾了。“我叫姜小军!”姜小军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梁博滔又拱手道:“姜兄。”
姜小军一看,心里想到这片场的人可真是认真啊,这么敬业啊!
“哎!别兄不兄的了,要我说你们这演的什么戏啊,这都休息还演啊?你也别和我客气咱俩以后就是兄弟了,叫我姜小军就行了!”说着手又不老实的往梁博滔身上凑,想来个勾肩搭背的兄弟情,梁博滔想躲开,哪知脚底一滑身体向前倾,姜小军下意识的一把揪住梁博滔的腰带把人往怀里带,结果俩人双双滚到了床了。
梁博滔却做了个垫背被姜小军死死的压住,梁博滔感觉姜小军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紧张的不停的眨眼,俩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天,直达梁博滔快被压的喘不过气了,姜小军才慢慢地起身,梁博滔嗖的一下就跑了。
“哈哈哈哈,这大兄弟真有趣!”留下了笑的半死的姜小军。






子丹吃豆腐花的样子就像一只小仓鼠太可爱了!🐹🐹🐹🐹🐹🐹🐹🐹🐹🐹🐹🐹🐹🐹🐹🐹🐹🐹🐹🐹🐹🐹🐹🐹🐹🐹🐹🐹🐹🐹🐹🐹

【枪棍组】姜小军x梁博滔

一个心血来潮的脑洞,因为最近补嫂子的剧刚好补到咏春!里面梁博滔实在是太可爱有木有,又呆萌又帅的!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是乱编的,别信。嫂子下一章就该出场了!
姜小军x梁博滔
--------------------------------------------
我是分割线

正值十冬腊月,北方的天气十分寒冷,下着鹅毛大雪,寒风直往人衣领里钻。
姜小军拿着刚买的包子,胡乱咬几口,匆匆忙忙地跳上自行车往家里赶。
凛冽的北风呼呼的刮着,吹着人脸生疼,姜小军眯起眼睛缩着脖子赶忙把衣服攥地紧紧的。
“这天真冷!”姜小军一边不满地嘟囔着一边快速地蹬着自行车在铺满雪的地上留下几道印子。他骑着车拐过几个幽深的小胡同,在一扇黝黑的大门前停下。
“妈!我回来啦!”姜小军推门进去,朝着院子里大喊。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个人,大约三四十岁,是姜小军的母亲。 “小军?哎哟!你这脸怎么了?”细心的母亲在姜小军一进门就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口。“诶—您甭提了,要不是小七那个小子招惹那些个家伙,我犯得着这大冷天骑车回来么!”姜小军叹口气,哗的一下坐在自家的长板凳上,皱着眉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母亲也知道姜小军这孩子淘气,教训了几下也就没说什么了,只是叮嘱小军以后别瞎捅篓子。
虽然母亲这边是应付了,但姜小军心里还是不服气,思来想去辗转反侧了一夜,小七这事儿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疏忽,小七怎会招惹那帮混混。
第二天早上,姜小军早早的像往常出门买早点,确不料想这边刚刚把早点钱付了,一转身那群混混不偏不倚的就让姜小军给碰上了。混混们一看是姜小军个个都露出痞笑,笑的姜小军一阵鸡皮疙瘩。“哟,姜小军,哥几个昨天教训你教训的还不够是吧!今个儿自己送上门来了!”为首的混混一边说着挑衅的话,一边嘲笑的看着姜小军。一听这话姜小军立马冲他们吼到:“你们别太得意,我今天就是来找你们算账的!”为首的混混冷笑一声,“就你一个人我们还奈何不了你?姜小军你可别后悔!上!”说罢。为首的混混身边的人拎着棍子向着姜小军的方向冲过来。姜小军也不怕,眼中闪着无法抑制的怒火,随手领起旁边的凳子一上来就把其中一个人撂倒,另外两个趁着这个机会给姜小军背后来了两棍,姜小军吃痛的闷哼一声,转身又给了他们两拳!那两个家伙被这一拳打的晕头转向,跌跌撞撞的在原地绕圈。眼看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姜小军体力也快耗尽了,为首的混混此时耍起了阴招,趁姜小军不备竟然用砖头把他打晕。
姜小军感觉自己的头疼的快要裂开了,温热的血顺着伤口流向脸颊,姜小军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血在冬天还是有点好处的,挺暖和不是么?
视线慢慢地变模糊,直至黑暗溢满他的双眼……

月色下的狐狸4

      天边慢慢泛起了鱼肚白,清晨第一缕阳光悄然爬上皮特的脸庞,我们的星星王子才慢慢醒过来。突然感觉到身上的重量,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发出了一声惊呼,只见斯科特舒服地在皮特怀里蹭了蹭,愉悦的发出一声闷哼,顺便抖抖那毛绒绒的耳朵。
     “噢!我的天呐!你在这做什么伙计?”皮特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跳下床去,蹑手蹑脚地把衣服穿好,把弓箭武器准备好,发现并没有惊醒他,才松了一口气。
     “都那么久了,还不打算叫醒我?”斯科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皮特咽了咽口水,转过身来。“你是谁?”
     “你们猎人的记性可真差,昨天才射了我一箭!”斯科特依然闭着眼睛,悠闲的说着。
     皮特抿抿嘴,犹豫了一下“你是那只红狐狸?”
     斯科特抖抖耳朵算是默许。
     “我的天哪!我一定是哪根筋不对了,这是假的!这是假的!该死!快醒醒皮特!”皮特吃痛的掐着自己脸,强迫自己不信那该死的事实。
    “行了吧!我想我也该走了,皮特!”斯科特睁开眼睛,一双金色的眸子炯炯有神。皮特迅速站起来,正好对上斯科特的眼睛,俩人的距离小的只能容的下一只蚂蚁。
   皮特挠挠头“嗯……我……”
   “怎么?”斯科特歪歪头,眼睛里闪烁着金色光。
   这狐狸的眼睛真是该死的好看。
  “你…你叫什么名字?”嘿!皮特这个时候不是问名字的时候,你应该抓住他,我的老天舌头不受控制了。皮特心里这样想着……
 
额……拖更这么久真对不起,我的文笔不好大家见谅。

安卢残年

安卢残年 卢魁斯/霍安 雁门关外,孤雁飞鸣,狼烟四起,漫天的风沙带着吞噬一切的气势滚滚而来。 霍安跃上马背,在血般的残阳中疾驰而去。 耳畔的风呜咽着抚去霍安的泪水,他紧握住手中的发带,贴紧心脏,感受着最后一丝温存,曾经的情谊化作黄沙磨灭在夕阳的余光里。 天边的夕阳最终还是带着仅存的希望消逝在无边无际大漠。 霍安经历了一场战斗,此时早已是疲惫不堪,负伤累累,他甚至不能确保自己能够平安的回去。战争总是给他带来伤痛,带来恐惧,这一次还带走了那位将军生命! 夜晚,大漠晚风吹拂,偶有虫鸣细碎,霍安不得不忍受伤口带来的疼痛,似处寻找木柴,升起一堆篝火。温暖的火光,映着霍安苍白的脸颊,他借着火光,用指腹摩娑着发带上花纹,呆立片刻,许久便躺下,许是疼痛与疲惫作用,渐渐的困意袭来,霍安不久便酣然入梦。 远处,晚风卷着黄沙,慢妙起舞,化作点点光晕,与星辰相应成趣。 “嘿,霍安你还好吗?”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霍安身旁,这道身影是那条发带的主人卢魁斯。 “霍安?”卢魁斯又试着叫了一声。 霍安睡得很不安稳,频频皱眉,似乎在小声低喃着什么。 卢魁斯想听得更清楚,便慢慢的凑近他。 “卢魁斯.......卢魁斯.......”霍安不断小声重复着他的名字。卢魁斯不解的望着眼前这个汉人,他不明白为什么霍安会在梦呓中低喃着他的名字,甚至可以说....他在为自己而哭泣,因为他看到霍安的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滑过,没入发鬓。 他们相识不过十五天之久。 夜色渐浓,星繁隐晦,寒气咄咄逼人。伤口的疼痛再加上弥漫在空气中的丝丝寒意,霍安不禁蜷缩起身子 ,身体瑟瑟发抖。卢魁斯卸下铠甲上的红色战袍,给霍安盖上,不经意间瞥见他腹部的剑伤,又扯下战袍的一角,仔细地为他包扎伤口。在卢魁斯眼里,霍安是个爱好和平的家伙,在雁门关的这段日子,他却实感觉到了久违的和平,但是和平只是个梦不是吗?